绿品知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绿品知情 > 夏青说绿
夏青说绿

产品绿色评价为什么需要企业标准优先?

更新日期:2019年6月3日 大字 小字
分享至:
       产品绿色评价现在已有13个国家绿色评价标准,60余个团体标准,数百个自我声明的企业标准有绿色指标,都严于国家产品质量标准,最严的是企业标准,其次是团体标准,国家绿色评价标准则是绿色大门的卫士。我们要让广大公众享受生态文明的福祉,当然应该追求绿色指标最严,法律监督最可靠的产品,这就是产品绿色评价为什么企业标准需要优先的出发点。为了改变产品绿色认证面临的被动局面,产品认证必须攀登两个台阶:法律、标准;绿色产品评价必须突出企业标准自我声明,推进执法与社会监督融合;绿色产品推广必须实现数据透明,用大数据指导公众绿色选择和绿色消费,满足公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一、绿色产品认证必须攀登两个台阶
        根据中办、国办文件要求,建立统一的绿色产品标准、认证、标识体系要求,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发布《绿色产品标识使用管理办法》的公告,于2019年5月5日发布,6月1日执行。这一公告规定了认证活动一使用完整绿色标识,可理解为已颁13个国家绿色产品评价标准的认证活动;认证活动二使用简化的绿色标识,可理解为环保、节能、节水、循环、低碳、再生、有机、有害物质限制使用等八个仍执行原有标准的认证活动。这意味着在原有八类认证标识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半统一标识,与中办、国办文件所倡导的目标尚有差距,必须攀登两个台阶,缩小这一差距。
        第一是上位法。2016年修正的认证认可条例,因2017年11月颁布的新标准化法无认证制度的规定,故已不能以标准化法作为上位法,可以查到目前能作为上位法的只有2009年修正的产品质量法,即“国家参照国际先进的产品标准和技术要求,推行产品质量认证制度。企业根据自愿原则可以向国务院产品质量监督部门认可的或者国务院产品质量监督部门授权的部门认可的认证机构申请产品质量认证。经认证合格的,由认证机构颁发产品质量认证证书,准许企业在产品或者其包装上使用产品质量认证标志。”绿色认证包含四个属性,资源、能源、环境、质量,由于质量认证只是属性之一,且有规定的质量认证标志,这就需要绿色产品认证制度和认证认可条例也应补充完善,找到绿色产品认证制度的法律支撑。
        第二是评价标准。绿色产品标准为本,在国标、行标、团标、企标的标准系列中,没有规定认证活动二的执行标准与国家绿色产品评价标准相比较,宽严程度如何掌握?若准予宽,则“一个标准、一个标识”的要求成了空话,假如标有完整绿色标识的认证产品为绿色产品,标有简单绿色标识的认证产品则成了“准绿色产品”,会给市场增加混乱。
        在十环标志以环保部颁布标准开拓绿色认证的历程中,认证标准只要比国家产品质量标准具有绿色亮点就有发展的空间。例如,当年产品质量标准没有VOC指标、没有控制氟利昂、五氧化二磷指标,缺少对有毒有害物质的控制要求等等,十环认证规定了这些指标,呈现出强大的绿色导向。现在,国家和行业产品质量标准对生态环境保护都规定了控制指标,绿色产品认证标准特别是认证活动二的标准如何反映公众需求,绿色创新十分必要。将质量、安全、健康、环保、舒适五类指标融为一体,更多的需要企业标准和团体标准支撑,根据企业标准和团体标准培育绿色产品。由于企业标准和团体标准绿色要求更高,达标企业会少,再循认证老路,追求认证数量,这不仅不符合中办、国办提出的认证份额从30%降到5%的要求,而且与公众追求更好绿色产品的愿望相背离。

二、绿色产品评价必须突出企业标准
        国务院倡导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后,体现产品指标优于国标的差异性管理深得人心,绿色产品更需要优中选优,更需要严格执法提高可信度,这就需要将绿色指标融入企业标准。
        2018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新标准化法对于通过认证进行标准合格评定的内容没有明确规定,给出的合格评定路径是:“国家实行团体标准、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公开和监督制度。企业应当公开其执行的强制性标准、推荐性标准、团体标准或者企业标准的编号和名称;企业执行自行制定的企业标准的,还应当公开产品、服务的功能指标和产品的性能指标。国家鼓励团体标准、企业标准通过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向社会公开。企业应当按照标准组织生产经营活动,其生产的产品、提供的服务应当符合企业公开标准的技术要求。”这一条款核心是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公开和监督制度,不再是依靠认证发产品认证证书,重要的是公开产品、服务的功能指标和产品的性能指标,这就是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包括企业标准绿色自我声明,不仅可让绿色认证远离“黑箱”,而且可促进绿色产品形成绿色生产力。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质量提升行动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实施企业标准”领跑者“制度。2018年八部委联合发文,提出实施企业标准领跑者制度的具体意见,力图通过高水平标准引领,增加中高端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支撑高质量发展的系列鼓励性政策,以企业产品和服务标准自我声明公开为基础,通过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调动标准化技术机构、行业协会、产业联盟、平台型企业等第三方评估机构,开展企业标准水平评估,确定企业标准领跑者。中国标准化研究院为此列出了129个优先行业和代表性产品,组织了专家委员会,准备在2019年下半年颁布中国首批企业标准领跑者,这些领跑者之中也会有众多的企标声明绿色领跑者。这些绿色领跑者与绿色认证产品最大的差异就是敢于将绿色指标融入企业标准并发布自我声明,敢于承担社会责任并接受执法检查和公众监督。
        我们面对的是广大公众要求绿色产品优中选优,面对的是一带一路国家公众也需要中国的绿色产品,这就需要在企业标准自我声明的不断更新中,获得绿色指标不断提升的新产品和社会监督日渐完善的新服务。“创造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共享、公平的生存方式”,推动精神文明的升华,使绿色在物质和精神两个领域中共同显示力量。

三、绿色产品推广必须实现数据透明
        绿色产品生态环境影响大、消费需求旺、产业关联性强、社会关注度高、国际贸易量大,与消费者吃、穿、住、用、行密切。绿色产品的重点领域包括:交通用具及相关产品、电子及信息技术产品、服装鞋帽及家用纺织品、家用电器及电器附件、儿童用品、日用化学制品及卫生用品、家具及建筑装饰装修材料、农食产品及食品相关产品、文教体育用品、日用杂品、生活服务等等。这些领域的企业标准需要有展示的平台,这就是国家标准委的企业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
        为了填补绿色产品企业标准尚无统一的公共服务平台,急需将国家绿色产品评价标准、团体绿色产品评价标准、企业产品标准绿色声明以及各类绿色认证产品的数据信息统一公告,各类第三方认证、评价机构都需要公开产品的绿色指标和检测数据,以便建立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大数据平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已下达各检测机构公布全部检测报告和编号的要求,为建立企业标准自我声明复核创造了必要条件。
        绿色消费引领生活、生产、生态三生融合、三生共赢的潮流是大趋势,绿色消费数据透明是公众基本要求,公众的绿色选择需要支撑绿色标识的真实数据,而不仅仅是标识。因此一批批企业标准“领跑者”是落实市场监管总局等八部门联合颁发文件的产物,在全国营造“生产看领跑、消费选领跑“的氛围,特别在绿色产品培育中注意依靠企业标准对市场的”硬承诺“和对质量的”硬约束“。需要绿色大数据平台实施监督和推广宣传,从根本上实现公众是绿色知情者。值得借鉴的是生态环境部的大气质量监督数据平台,可让每个公众获得指定地点指定时间的实时监测数据,真正落实政府和公众共同监督。只要绿色数据透明,同样也会激发起政府和公众联手推进绿色的动力。

        贯彻实施国务院八部门的新举措,完善绿色认证的法律短板和标准缺欠,依靠企业标准引领质量提升,发展绿色亮点,促进消费升级,特别是绿色消费升级、信息公开,充分显示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成果,就一定能更好的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